您的位置: 首页 > 美国 > 美国大选局外人:过去四年像过了四十年
美国大选局外人:过去四年像过了四十年
来源:阅读第一| 作者:Norah Jiang | 发布时间:2020-11-21 | 阅读量:42

留学生、外来“打工人”都逃不开局外者命运,政策变化随时决定着他们的去留,现状却难以改变;大多数拥有投票权的美籍华人则仍徘徊在主流边缘。若拜登顺利入主白宫,局面未必能立即扭转,但至少还有点希望。 

图片来源:pexels  

已让人视觉疲劳的美国大选终于在上周六迎来暂时结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因获得270张选票,赢得大选。 

合着美媒的一片欢呼声,留美学生和H-1B申请人似乎也喘上气来。不少外媒解读称,若拜登顺利上台,其风格将与充满对抗的特朗普政府大不相同,国际往来也将恢复正常。   

但无论是大选过程中,还是靴子落地时,留学生和外来“打工人”都逃不开局外者命运:政策变化随时决定着他们的去留,但碍于没有投票权,无人能改变现状。  

即便是拜登顺利入主白宫也未必能扭转局面。一方面,作为左派自由主义者,推翻特朗普的政策很正常,但当务之急,拜登需要先控制疫情,赢回大众信任。外来人才和留学生并不在优先级序列中。   

另一方面,特朗普并未卸任,在离任前,还有很多变数。

比如今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部提出一项新规称,持F类或J类学生签证的有效期固定至4年。如果新规被敲定,新政府想要改变,得再通过漫长的审批程序。这期间,许多留学生或将受到影响。 

图片来源:pixabay  

身在局外的不止学生和海外打工者,站稳脚跟的入籍华人们仍是美国社会的少数派。虽手握选票,但他们对政治和社会议题的热情和影响力还有限。   

“全美国的华人都去投票,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三岁时跟随父母去到美国的木雁对阅读第一说。这位移二代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又回到中国工作。大选时,因为人不在美国而未参与投票。   

跟着老公去美国陪读的艾米则是另一种心态:“总统谁来当,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出国前,艾米一家在上海已积累工作经验跟物质基础,回国并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已围绕孩子转了快三年的丽兹,则对拜登上任喜闻乐见,尽管这会引起小小的家庭矛盾。她父母此前一直支持特朗普,并赞同其对移民的紧缩政策。“可他们当年不也是移民身份吗?”   

我们有机会和这三位“局外人”聊了聊这次大选,以及他们过往的美国生活。 


01

“谁当总统,对我都没影响”   

“对于大选,我除了敬佩两位高龄候选人的敬业精神外,没其他想法。”在美国生活五年的艾米不爱凑热闹,她生活在宾州州立大学城,氛围相对包容。街上碰到陌生人时,大家会主动热情地打招呼,外出不锁门也没事儿。   

艾米也习惯了与外界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   

融入时,她会去慈善咖啡厅做志愿者,教当地人学中文。因为孩子就读附近幼儿园,她也接触了不少同学家长。除此之外,老外喜欢的Party她也没少参加。老公的同学们会定期组织去导师家聚会,伊朗、乌干达、意大利、哥伦比亚、中国和美国人可以毫无障碍的聊到天南海北。   

但也有难以融入的时候。宾州州立大学的橄榄球队在十大联盟(Big Ten)中数一数二,每年十月份赛季开始时,整个小镇热闹非凡,还有人驱车四五小时来观赛。   

“但我不懂这种撞来撞去的运动有什么可看的。” 

图片来源:pixabay

大多数时候,固定的日常轨迹拉着她往前走,枯燥而有规律。   

早晨八点送孩子上学后,作为自媒体撰稿人,艾米迎来一天的工作时间,直到下午四点。四点后健身,五点后和放学的老公及孩子做晚餐、吃饭;八点哄孩子睡觉,十点半之前结束一天的工作。   

若即若离的关系可能源于一些现实阻碍。因为陪读身份,艾米拿到的是F2配偶签证,无法在当地工作。除日常撸娃之外,她主要为国内媒体撰稿,以打发时间。   

类似的阻碍更多发生在留学群体中。

艾米发现,国内公派名额减少,外加美国签证审批难,导致这两年赴美交换生、访问学者数量少了很多,熟识的硕士朋友也都回国工作。还有前景不错的博士朋友正在考虑美国和国内工作的性价比。  

这次大选倒是让所有群体关注点聚拢起来。国内外社交媒体未放过拜登和特朗普的一举一动,艾米所在社区的氛围也变得活跃。   

有些邻居在院子里插满支持者的小旗帜,激进者用汽车和直升飞机拉开横幅。留学生和申请绿卡的华人则对政策相关内容热切关注,比如是否影响签证通过、H1B 抽签,以及绿卡排期等。 


拜登赢了大选,是否就能顺利入驻?特朗普任期内还会做什么?这些问题于艾米而言并不重要。   

“我们倒没那么担心未来,因为并没有非要留在美国。我和老公之前在上海工作挺多年,人脉、朋友、房子都在上海,回去也很好。”  

不舍肯定也是有的。11月正好是美东小镇最惬意的季节,“去过美国的大城市,还是最喜欢小镇的现在。阳光明媚、五彩斑斓,实在太美了。如果以后离开,我会很怀念的。” 

  

02

华尔街很矛盾?华裔也是  

与艾米生活的美东小镇不同,丽兹定居在美国C位城市——纽约。她先生是华尔街金融人士,这些聪明脑袋考虑是:谁上台会让税收最少?   

特朗普在这一问题上拿下一分,因为拜登对有钱人态度实在没那么好。  

此前拜登曾提议,将年收入至少40万美元者的税率从37%提高至39.6%,还要取消一系列免税措施。金融圈对特朗普做派看不上眼,却仍希望参议院还是由共和党把持。这样一来,即便拜登上台,措施也没那么容易通过。 

图片来源:pexels

但特朗普政府也并非完全利好华尔街,收紧H-1B签证就将加剧混乱。这条金融街不仅要在不景气的大环境中挣扎,还要担心失去大量优质的外来劳动力。 

不仅是华尔街态度矛盾,丽兹的个人生活也被撕裂。她父母及老一辈美裔华人中,有不少人支持特朗普,并为拜登赢得大选表示不满。她和身边的年轻人则对拜登好感更多。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看到的微信文章,说拜登上台后,黑人地位上升,华裔处境艰难,移民将扰乱社会秩序。”丽兹每次对父母的言论表示“呵呵”,她无法理解父母立场为何如此矛盾。 

“他们当年不也是从中国来的移民吗?”

这种撕裂发生在小家庭里,也发生在少数族裔内部。 

丽兹发现,一些来自古巴的拉丁裔移民对特朗普趋之若鹜,尤其赞同政府在墨西哥边境建墙。主流社会与少数族裔间的鸿沟还未填平,各支流的裂缝倒是越见明显。 

但总的来说,疫情爆发后,华人处境着实艰难。特朗普在病毒来源等议题上大放厥词,直接导致华裔生存环境变恶劣。 

以前纽约街头充满各肤色的路人,但如今亚裔面孔却成为攻击的靶心。利兹的一位男性朋友就遇到被流浪汉骚扰的糟心事。 

“因为长得像亚洲脸,那么大个子的壮汉被乞丐咆哮,让他把口罩戴上,不要散播病毒。” 

尽管对社会安全颇为担忧,但谈到自己的生活时,丽兹却认为没啥影响。新手妈妈这一身份隔开了她与外界的大部分联系。 

三年内,她从单身到成为两个孩子的妈,工作也被搁置了。每天生活围绕着“孩子吃饱了么”、“他们怎么还不睡”等琐事中。  

今年疫情,她父母、孩子和丈夫都不幸中招。最艰难的日子,小儿子在急诊病房里命悬一线。“他一夜没睡,躺下来就呼吸困难。我只能在椅子上坐着,一直抱着他。家人也都在治疗,没人能帮忙。”  

潜意识里,她不希望身份的外壳困住自己。她怀念单身时的日子,只用考虑自己,每天清晨起床都充满激情。 

想要融入的情绪依旧强烈:“我还是想出去工作,希望孩子以后也能看到妈妈对社会有贡献的样子。” 

 

03

四年像是过了四十年   

与艾米和丽兹一样,政治很少成为木雁社交圈里的焦点议题。 

他甚至对一些无意义的争执感到颇为厌倦。比如某家餐馆因为参与党派的政治筹款,支持另一派的朋友就劝木雁不要去消费。从杜克大学毕业后,这位华裔选择离开美国,到机会更多的亚洲发展。  

因为身在海外,今年大选时,木雁错过了线下投票,但也没有遗憾。

“就算是所有亚裔都去投票,影响也不太大。”在他看来,拜登赢得大选不过是投票者的被迫选择。相较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拜登至少还懂得游戏规则。 

对移民而言,“规则”的确是融入主流社会的一门玄学,多数华人对此并不擅长。

在木雁记忆中,童年对种族和身份的认知还很浅。尽管3岁就随留学父母到美国生活,但他们所在的北卡州三角研究园格外包容,周边多是医院、研究机构和大学,人员虽然也来自全世界各地,但大家对多样性习以为常。 

搬到俄亥俄州后,氛围立马不一样了。

中学里大多都是白人孩子,仅有木雁和另一位日本裔男孩肤色不同。如果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融入起来就会相当费力。“这里文化相对单一,同学们的唯一兴趣就是打橄榄球。” 

高中时,木雁又随父母迁至亚特兰大,非裔和拉美裔面孔多起来。但因为学校按学术成绩安排课程,像木雁这样的亚裔孩子又扎堆了。

亚特兰大 图片来源:pexels

纵观整个教育阶段,木雁发现,尽管不是主动选择,但身边还是亚裔和华人朋友比较多。 

走入社会后,少数族裔的天花板愈发明显。比如很少有亚裔选择从政,想要进入娱乐圈也很难,还有木雁此前从事的法律领域,对少数族裔也并不友好。

印度裔可能是个例外。 

木雁记起法学院的一位同学,这位印度裔律师平常出入正式场合都是西装笔挺,私下里能大聊橄榄球赛,社交领域表现得游刃有余。但如果去他家吃饭,他妻子会眉心带红痣,穿着传统服饰,端着一碗正宗咖喱走出厨房。

“在游戏规则很强的领域,印度人更愿意去学去做,而华人则喜欢规则感较弱的领域。只要把产品做出来,不和人说话也没有关系。”木雁说。 

在特朗普上台前,这些细微差别还算被包裹得很和谐。但这四年,尤其是今年的疫情,将白人内心的怨愤一并搬上台面。

“虽然我离开美国时间不长,但这四年对在美国的人来说,可能像过了四十年一样。”

很难说这些怨愤来源于什么,可能是经济不景气,本地失业率连年攀升,又或者是白人由主流群体渐渐变成少数派。作为移民国家,这些撕裂和矛盾可能早在建国之初就已埋下。 

“我很怀念克林顿任期的那几年生活,两党争执并不会走上极端。如果遇上流感,政府呼吁戴口罩还是有作用的。”对早已入籍的木雁而言,现有问题的确棘手,但这只是暂时的,美国仍有其值得称道的地方。

“哈佛永远在那里,搬不走的。”


分享到:
大家都在看: 英国 留学前景

免费留学评估

  • 学生
  • 家长
  • 美国
  • 英国
  • 加拿大
  • 澳大利亚
  • 新西兰
  • 荷兰
  • 中国香港
  • 其他
最新开班 + 更多
成都英锐教育

立即预约试听

选填
第一步:填写留学意向
留学国家/地区:
美国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荷兰
中国香港
其他
申请课程:
高中
本科
硕士
其他
院校排名:
世界前10
世界前50
世界前100
世界前200
无要求
意向学校:
申请专业:
出国时间:
越快越好
半年内
半年-1年
1年以后
未确定
留学预算:
100万以上
50-100万
30-50万
30万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