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美国 > 当A成为美国大学最常见的评分...
当A成为美国大学最常见的评分...
来源:海哥(视角学社)|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0-01-09 | 阅读量:451

整个2019年,美国高等教育界最轰动一时的新闻无疑是代号为"大学蓝调行动"的高校招生舞弊丑闻:数十个有钱有势的家庭被控通过欺诈手段(行贿和篡改标化分数)设法为其学术根本不达标的孩子谋取名校入场券。正如大家所意识到的,这种行为远比富豪家长传统上向大学捐赠巨资为孩子入学铺平道路更为不堪。这是毫不掩饰、屡见不鲜的非法行为。


然而,这种舞弊行为,虽然触目惊心,其成功有赖于“另外一种”高校丑闻的存在:司空见惯的分数膨胀。


有读者一针见血地指出:


“那些通过欺诈手段拿到精英名校入场券的学生,入学后难道不会因为成绩不及格而退学吗?

顶尖名校的学业压力不是马上就能让他们学业不达标这一事实水落石出吗?”


在一个更为正常的世界里,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应该都是肯定的。但是,在美国高等教育创造的游戏规则中,“学业压力”几乎完全不存在。


一、什么是分数膨胀


按照美国大学评分成绩的最初定义,A代表“优秀”(Excellent,一般为百分制评分的90分+),B为“良好”(Good,一般为百分制评分的80-89分),C是“一般”(Average,一般为百分制评分的70-79分),D为“及格”(Pass,一般为百分制评分的60-69分),F则代表“不及格”(Fail)。在计算GPA(平均绩点)时,美国大学标准核算模式是将A、B、C、和D分别转换为4、3、2和1分。上述分值往往还有加减之分,通常而言,某个分值的加减值代表0.3分,例如,A-为3.7(=4.0-0.3)分,而B+为3.3(=3.0+0.3)分,以此类推......


如果符合严格的正态分布,学生取得的最多成绩应该是C,而成绩能保持B就很出众了。事实也是如此,著名作家冰心当年在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平均成绩就是B。直到上世纪60年代,C还是美国大学生的普遍成绩。但如今,美国大学生中拿到的最多成绩是A,有的学校甚至超过50%的评分成绩是A,由此导致了美国大学校园普遍的“分数膨胀”( Grade inflation)现象。


看看这些事实:一项全美范围内,对于大学评分历史长达五十年的研究发现,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全美大学所有评分中只有15%为A。到了今天,A成为大学里最为常见的成绩;A级得分暴增三倍,在全美范围内达到45%。今天大学给出的成绩中,75%为A或B。全美高校和雇主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And Employers)在其2013年报告中称:“66%的雇主根据GPA遴选候选人。”然而,目前大学生的GPA分布状况已经开始让企业HR和研究院招生人员无所适从。

二、顶尖名校成为重灾区


2001年,当《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的一篇报道将哈佛本科学院的评分模式称为“常春藤学校的笑柄”后,哈佛教师团体(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教育政策委员会指出哈佛分数膨胀已经成为“一个严重问题”。尽管对于问题的性质存在分歧,但是教授们于一年后作出回应,将本科学院15评分系统转换为更为传统的4.0评分系统,并将荣誉毕业生上限定为年级总数的60%。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2001年,91%的哈佛毕业年级为荣誉生,约有一半得分处于A级区间。


但是时隔十余年,情况并无好转。2013年,哈佛大学校报称,时任哈佛本科教育院长(Dean of Undergraduate Education)杰伊·哈里斯(Jay M. Harris)表示哈佛本科生的平均得分达到A-,教授给出最多的分数等级是A。这一事实支持了哈佛学院采用的评分标准比同级别高等院校更为宽松的看法。


在回应政府学教授哈维·曼斯菲尔德(Harvey C. Mansfield,哈佛学院53届毕业生)在文理教师团体(the Faculty of Arts and Sciences)理事会的垂询时,哈里斯透露上述信息。曼斯菲尔德在会议提问环节表示:“我听说哈佛学院教授给学生最常见的分数是A-。如果属实或基本属实,这代表我们教师及其领导层在维持我们学术标准方面的失败


哈里斯随后站了起来,看着FAS主任迈克尔·史密斯( Michael D. Smith)欲言又止。哈里斯接着说:“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哈佛学院的平均得分是A-,而最常见的得分就是A。”会后,哈里斯表示上述有关评分标准的数据源自2012秋季学期至最近几个学期的统计。


在会后致《哈佛校报》(The Crimson)的电子邮件中,曼斯菲尔德表示哈里斯的回复“不足为奇但令人更为沮丧。”他补充道:“对于整个会议室、尤其坐在那张擦得铮亮的主桌旁的那些人尴尬的沉默并没有让我感到惊讶。如今评分方式实在无法恭维。”主桌指得是那些主要管理者所坐的,位于会议室中心的那张桌子。


不过,如此高的平均分,使得出席当天会议的经典文学系(Classic Department)主任马克·希夫斯基(Mark J. Schiefsky)膛目结舌。希夫斯基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但这让我深感心烦意乱。一个学校要给出不同的分数,而且这些分数的分布区间应该更广泛一点。”


一些与哈佛大学齐名的高校也遭遇严重的分数膨胀问题。同年,耶鲁大学也讨论了该校评分政策,成立了一个关于这一主题的特别委员会。在当年春季的一次核查中,该委员会发现,从2010年到2012年间,耶鲁学院给予本科生的分数,有62%在A级区间。

全美GPA最高的20所高校


今天,全美人均GPA最高五所高校中四所为常春藤盟校,唯一没有进入全美最高GPA前20的藤校为普林斯顿大学(普大曾经采取切实措施抑制分数膨胀),U.S. News名列前十的综合性大学只有三所没有列入该名单:除普林斯顿大学外,另外两所为麻省理工学院和芝加哥大学。上述事实也反映出全美最顶尖的那些名校确实存在分数膨胀问题。以下数据来自求职网站ripplematch.com。


1、布朗大学 – 3.71

布朗大学以计分宽松而闻名全美。3.71的GPA意味学生人均得分超过A-。去年,布朗大学没有学生考试不及格,甚至没有出现“D”级评分。根据布朗官网,该校忽略评分是有意而为之,目的在于鼓励学生更广泛地探索不同学术课程。


2、斯坦福大学 – 3.66

斯坦福大学名列全美榜眼,人均GPA达到3.66。斯坦福大学评分系统中最高得分为A+,表现出色的学生有机会在课程中获得4.3的分数。


3、哈佛大学 – 3.64

紧随其后的是哈佛大学,虽然该校在2001年被当地纸媒嘲讽为“藤校的笑柄”,但其分数膨胀程度仅排到第三,为3.64略低于A-水平。自2015年以来该校GPA没有太大波动。根据《哈佛校报》年度毕业生调查,尽管该校GPA一直高居不下,但数年来72%的应届毕业生认为分数膨胀不足为虑。


4、耶鲁大学 – 3.62

根据2017年耶鲁校报的一篇报道,92%耶鲁授课教师相信耶鲁存在分数膨胀问题。该报道还指出:尽管耶鲁没有公开披露其GPA数据,校报预计至少30%的毕业生GPA达到A-或更高。


5、哥伦比亚大学 – 3.59

与斯坦福类似,哥大学生可以通过获取A+而得到4.33的分数。尽管哥大宣称采取措施应对过高比例学生获得A,但3.59的GPA还是使该校位居全美前五。


6、范德堡大学 – 3.57


7、杜克大学 – 3.56


7、贝勒大学 – 3.56


9、东北大学 – 3.55


10、达特茅斯学院 – 3.54


10、巴纳德学院 – 3.54


12、阿默斯特学院 – 3.53


12、莱斯大学 – 3.53


12、宾夕法尼亚大学 – 3.53


15、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 – 3.52


15、西北大学 – 3.52


15、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 3.52


18、斯蒂文森理工学院 – 3.51


19、康奈尔大学 – 3.5


19、圣母大学 – 3.5


三、分数膨胀的内在成因


早在2003年,杜克大学教授斯图尔特·罗斯塔尔(Stuart Rojstaczer)就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质疑“为什么所有的评分都超过平均水平”。他说,杜克大学虽然不是“分数膨胀”最严重的学校,但给C的情况已经变得越来越少,总数不到10%,而在1969年,有超过25%的学生拿到的成绩是C。另外,哈佛、哥伦比亚和杜克等学府学生超过一半的得分都是A,而拿D和F的学生合计不到2%。


随着判分给A的学生越来越多,教授也面临尴尬的选择:是否还如实给学生成绩?如果不给学生好成绩,学生选课就会减少;学生人数的下降,在大家心目中往往代表着教育水平的下滑,如此一来,教授要丢饭碗,学校要关门。由于以上担心,这位教授不再给学生C的评分,当时,他预言给评分B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少,如今,果然应验了。


多年来,就“分数膨胀”的原因,学者也提出不同解释。比如生源素质的提高,更多的女生进入大学(女性的成绩一般比男性更优异),大学教学方法的改善,学生选课时规避严格的教授等等。但经过比较和甄别,罗斯塔尔认为以上解释都不能作为主要原因,而教授评分的“慷慨”是最主要的“推手”。再进一步分析,左右教授行为的原因是美国高等教育从“传授知识的领地”到“花钱消费场所”观念上的转变。


此外,通常隐藏于课程目录深处的“成绩宽容”政策,也成为帮助学生提高GPA的又一个幕后推手。不同学校对于上述政策的执行模式略有不同,不过一般而言,“成绩宽容”政策允许学生重修一门分数欠佳的课程,学校计算总体GPA时采用两次修课中的较高分数(但两次成绩都将出现在学生成绩单中)。

 

近年来,这种鲜为人知的模式日益普及,因为大学继续竭尽全力让学生到校上课(并支付学费)和改善毕业率。根据全美大学注册和招生官员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of Collegiate Registrars and Admissions Officers)所做的一项调查,大约91%的本科院校和80%的研究生院和专业学院允许学生重新修课以改善成绩。当数十年前刚刚开始执行时,该项政策仅适用大一新生,目的是在第一年给予那些刚刚踏足大学校园,对于大学水准课程深感艰难的学生一次机会重新修课的机会。不过现在大部分学校,包括一些选拔程度很高的大学,都允许所有本科生,甚至是研究生为提升GPA而重新修课。

 

四、分数膨胀的危害


多年来,招聘单位深知高校分数一直持续膨胀,这就是为什么HR一直抱怨,大家成绩单越来越没有意义。毕竟,几乎所有大学应届毕业生的成绩单上只出现A和B。出于同样原因,分数膨胀也有碍研究生院招生委员会实质区分申请学生成绩的能力。


因此,对于“这些滥竽充数的学生是如何从精英高校毕业的?”这一问题的答案也显而易见:当A成为大学最常见的分数,顺利毕业能有多难?


伍德罗·威尔逊国家研究基金会(Woodrow Wilson National Fellowship Foundation)也对高校评分进行了研究。该基金会证实了上述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研究发现,1969年在两年制和四年制高校中,只有7%的学生报称自己GPA达到A-或更高。然而,到2009年,41%的学生报告同样的分数。同一时期,高校给出的C级评分百分比从25%降至5%。

毋庸置疑地是,学业对比标准的下降有损招聘公平,从而削弱美国劳动力的竞争优势。然而,正如对劳动力发展造成破坏,分数膨胀还对我们学生的内心造成更致命的冲击。


从根本而言,分数膨胀其实是一个道德问题。它不仅愚弄未来雇主,更重要的是还欺骗学生自己。全世界所有主要宗教和哲学的首要原则都告诉我们生活多艰。长辈的任务是教导年轻人如何习得成功应对生活中无法避免的困难所需理性和道德力量。


但是,分数膨胀给了年轻人截然相反的一课。它告诉他们生活是轻而易举的。这不但对年轻人的成长毫无帮助,还助长了他们娇生惯养的自恋心态,很多千禧一代由于这种心态备受父辈指责。


但这真的是千禧一代,还是他们父辈——我们这一代的问题?我们在主导这个世界,应该像成年人那样责无旁贷,但我们并没有做到。孩子们正在为我们的操守和教育失误买单,这也在侵蚀整个美国社会的道德标准。就像通货膨胀令美元贬值,分数膨胀也会使学生分数这一教育硬通货的价值缩水。


五、解决之道


目前,德克萨斯立法机构正在试图解决分数膨胀丑闻。在此过程中,德州仿效一些学术自律的高校:例如印第安纳大学和东肯塔基大学等高校对学生成绩进行“全景”评分,在学生成绩单上提供每个年级的学生人数以及平均分。印第安纳大学还在学生成绩单中记录每门课程的分数分布、年级GPA和每门课程GPA。


在众议院提交的法案中,德州“全景成绩单”法案要求在学生成绩单上添加每门课程全年级平均得分。该法案将适用德州全部两年制和四年制公立高等院校。以下是该等评分要求的示例:


地理学:学生个人得分:A(年级平均得分:C+)


这一透明化规定预计产生极大效益。全景评分以及随之而来更为全面的信息将深受用人单位,以及研究生院招生委员会的欢迎。大学成绩单有望再次成为其应尽的学业表现评估指标。


如果作为全美第二人口大州的德克萨斯通过该法案,那么孤星州(德州的昵称)将成为首个所有公立高等院校都遵循学术自律原则的州,确保成绩单反映学生真实学术水准。


该法律覆盖学生的绝对数量对其成功至关重要。对此我们洞若观火,尤其是回顾普林斯顿大学十年来凭其一己之力控制分数膨胀这个虽败犹荣过程之时。从2004年至2014年间,普林斯顿对每个系授予的A级评分设定上限。2004年,普林斯顿大学大幅调整评分系统,指示教授在本科授课中,获得A类分数的学生不能超过35%;在高年级(大三和大四)独立研究项目中给予A类分数学生的上限为55%。鉴于分数膨胀令常春藤盟校不胜其弊,普大预计此举有助于感召其他藤校步其后尘。


但其他藤校罔顾自身声誉不为所动。结果就是,普林斯顿的学生担心在求职竞争中输给分数依然膨胀的同龄人。


上述变更通常被称为“分数紧缩”政策,自该政策实施后,坊间认为严格的评分标准有损普林斯顿入学率(yield)。2012年秋季,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克里斯托弗·艾斯格鲁伯(Christopher Eisgruber)宣布该校将审核其评分政策并于2014年终止上述政策。


普林斯顿大学受挫是“囚徒困境”所致,不过以下两大原因预示了德克萨斯很可能获得成功。首先,与普林斯顿的政策不同,德克萨斯州的全景成绩单法案对A级评分的数量并无限制。事实上,该法案没有要求大学采取与以往不同的评分标准。它只规定学生和家长必须得到以下信息:学生家庭支付学费的高校究竟采取什么样的学术标准。


考虑到为高等教育买单的是学生、家长以及纳税人,该法案要求进一步提升透明度看来是一个非常符合情理的要求。


六、结语


过去几十年,GPA逐步攀升而形成了分数膨胀的趋势,这已经被认为是高等教育消费时代来临的标志,如今的美国大学对待学生如同招呼顾客,目的在于确保其心满意足。学生不再仅仅是来学习的年轻人,而是付钱来学校的消费者,他们需要一个“体面”的成绩进入社会开始工作;家长也希望孩子在学校的经历愉快,并有张“赏心悦目”的成绩单;学校也更希望毕业校友的成功带来知名度和财务回馈。在学生、家长和学校的压力下,教授判分的笔不能不“手下留情”。


对于公共机构而言,州政府拨款部分取决于它们在诸如毕业率和学生保留率等指标上的表现。因此,分数上升有助于改善上述指标,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资金注入。同时,任何有助于提升GPA的举措,都让最终掏腰包的学生感觉付出每一块美元学费更加物有所值,而这也是学校的另外一个主要考虑因素。


事实上,分数膨胀只不过是大学对于更高消费者期望值做出反应的一种方式。学生和家长期待大学学位能够带来一份工作,因此培养出尽可能合格的毕业生,或者表面看上去合格的毕业生符合学校的最大利益。在此基础上,学生和学校的内在需求完全达成一致。


分享到:
大家都在看: 英国 留学前景

免费留学评估

  • 学生
  • 家长
  • 美国
  • 英国
  • 加拿大
  • 澳大利亚
  • 新西兰
  • 荷兰
  • 中国香港
  • 其他
最新开班 + 更多
成都英锐教育

立即预约试听

选填
第一步:填写留学意向
留学国家/地区:
美国
英国
加拿大
澳大利亚
新西兰
荷兰
中国香港
其他
申请课程:
高中
本科
硕士
其他
院校排名:
世界前10
世界前50
世界前100
世界前200
无要求
意向学校:
申请专业:
出国时间:
越快越好
半年内
半年-1年
1年以后
未确定
留学预算:
100万以上
50-100万
30-50万
30万以下